每一辆网约车背后,都有一个普通人的故事

2017-05-25 13:47:28  

我们相信,每一辆网约车背后,都有一个普通人的故事。网约车改变了他们,他们也改变了网约车。

近日,北京、天津等地的网约车新政过渡期正式结束,网约车逐步进入合法合规运营的新时代。按照去年交通运输部、工信部等7部委联合发布的《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》,从事网约车服务的平台、车辆和司机都要取得相应证件。北京、上海等地的细则要求更加严格,比如设置了“京人京牌”、“沪人沪牌”等规定。

毫无疑问,随着新政逐步落地,网约车生态正在发生巨变。对平台而言,网约车整体的业务规模和扩张空间都受到了很大限制,不得不在服务上寻求差异;对车辆而言,不符合牌照、轴距等要求的车辆面临出局;对司机而言,没有北京和上海户口也不能从事当地的网约车职业;对用户而言,车辆和司机大量缩水之后,或许不得不重新面对打车难问题。

我们无法测算网约车新政到底淘汰了多少车辆和司机,但我们知道:每一个数字背后,都是一个又一个普通人做出的抉择。他们,大多生活在社会底层,希望手握方向盘养家,带着美好愿景投身于网约车这种新的经济形态,但最终只能满怀无奈、不解甚至怨恨离开。

我们相信,每一辆网约车背后,都有一个普通人的故事。网约车改变了他们,他们也改变了网约车。

新政落地之际,网易聚焦走访了多位网约车司机,他们过去是黑车司机、是农民、是画家、是商人,网约车把他们的命运牵在了一起,又突然撒手。他们将何去何从?他们会怎样抉择?

这个问题没有标准答案。


黑车老司机:滴滴和小黄车抢走了我的活儿

我叫郭如钢,今年46岁,河北人。2013年我一个人来到北京,一直拉黑车到今天。来北京之前我做矿石破碎机生意,后来机器卖不出去,赔钱了。当时我媳妇她舅在北京跑黑车,问我:“你要不要来北京?不用投资,开车过来就能挣钱。”我说:“每个月能挣五千块吗?”他笑着说:“闭着眼睛都可以。”于是我就来了。

这四年我一直在龙泽(地铁13号线龙泽站),龙泽就是我的根据地,没去过别的地儿。刚来前两年,刨去房租、油钱、烟钱,我每个月能给媳妇带回去一万多块,少的时候也有七八千。而且,我还干得很轻松。你说吧,你一个白领能挣多少?现在不行了,累死累活你也挣不着那么多。现在每天只能拉个三四百,刨去房租、油钱、烟钱,落兜里的连五千块也没有。而且,每天得拉十多个小时。为什么挣不到钱了?主要是因为人本来就变少了,然后滴滴弄走了一部分,现在小黄车又弄走了一部分。

你拿龙泽站来说,现在的人流量不到以前的一半。以前,龙泽以北的人都得来龙泽坐地铁,很多公交车的终点站就是龙泽站。早上龙泽人太多、地铁挤不上去,你十块一位从龙泽拉到回龙观,来回1.5公里,拉四个人,就是四十块钱。你一小时挣个一百多块,就跟玩似的。以前都是坐车的主动问你:“师傅,走吗?”现在都是你追着人家:“坐车吗?”那时候龙泽拉车是有黑社会控制的,比如去吉利大学的,一般人不准拉。吉利大学当年有两三万人,给钱就能上;后来升了三本,就只有几千人了。没钱了,黑社会也看不起了。主要还是交通发达了,8号线、昌平线、16号线都通了,龙泽就没人了。

前两年滴滴开始流行,一开始不让我们外地车牌进,我们都是花100块钱找人做的假行驶证照片,往里混。后来优步和滴滴放开了外地车牌,随便进,我也就去跑滴滴了。不过,我干了一年,没奖励之后就不干了。

拉滴滴没奖励,就和拉黑车差不多,而且拉滴滴太辛苦,每天十五个小时,要不你拿不到奖励。挣得少,还受气。我告诉你,百分之八九十都是受女人的气。跑滴滴太受气了,遇上脾气不好的,你打架的心都有。有时候拼车的和拼车的还老打架呢?你说这跟咱们司机有什么关系?这就是人的素质。去年7月份我就不干滴滴了,但咱实话实说,滴滴确实带走了不少人。你回来拉黑车,发现活少了。今年这个小黄车出来后,短途、一两公里的单子就没了。

接下来我准备回老家了。你想想,滴滴干不了,因为人家要北京户口,但实际上干这个活儿的全是外地人,北京人谁干这个啊?拉黑车的话,一个月挣五千块钱还不如我回家一个月挣三千块钱强。我对北京没啥感情,不习惯,还是想回老家去。我女儿在老家上学,等她长大以后我也不希望她来这些大城市。我不需要她多努力、多挣钱,她在老家安安稳稳就行,我帮她做做菜、带带孩子,挺好。


北漂女司机:我在北京十五年,现在不被容纳了

我叫姜祥敏,今年43岁,河南人。我和我老公2002年来的北京,最开始收废品,干了五年。2009年的时候,家里新增了一辆面包车,我早上开车把孩子送到幼儿园,然后就去望京拉黑车。拉黑车也要早起晚归,收入也不稳定,有时候一天100多,有时候300多,而且整天担惊受怕的。

2015年,我听说了滴滴,然后就加入了。当时收入挺好的,一个月六七千块钱。但是拉黑车很受气,经常会碰到各种各样的乘客。我一直坚持下来的动力,是我的两个孩子。我的儿子在老家的县重点中学上学,成绩排名班里前三;我的女儿在对外经贸大学上学,她也很懂事,周末回家从来不让我接送,怕耽误我拉活儿。我觉得自己正是挣钱的好年龄,每天多干点活儿累不坏。去年补贴最多的时候,我经常干到晚上一点多,有时候一天就能赚1000多块。现在活儿不好拉了,但每个月挣六七千块也不难。

如果接下来京人京牌的规定严格执行的话,我就不拉滴滴了,回老家。我原来是拉黑车的,但现在黑车也没活儿了。我最近限行的时候去过地铁站几次,发现没活,拉黑车的时代也回不去了。回到老家县城的话,我还想继续开滴滴,小地方最起码不会限制户口和牌照。但是说实话,我回到老家一点都不习惯。我在北京15年了,习惯了这里,但现在不被容纳了。在北京,我感觉只要你肯辛苦,肯付出,挣钱还是比较容易的。哪有北京人像咱们这样干?

这些年,除了娘家和婆家,老家我也没有朋友了,感觉挺陌生的。对这座城市,我真的有点舍不得。

网约车宝典APP下载
下面这些文章跟这篇文章很相关:

好的文章需要您的赞赏,激发作者无限动力
★ 网友热搜
大家在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