历史上的“学车热”:光报名就要等上几个月

2018-02-27 08:46:48自由撰稿人  


▲上世纪80年代,学员在驾校考驾照。翟伟/摄

1994年12月14日,《北京日报》5版

▼1992年2月15日,《北京日报》6版

上世纪90年代,驾校内,警察在对考驾照的学员进行考前宣传。

1994年6月6日,《北京日报》6版

1994年2月18日,《北京日报》2版

1994年9月10日,《北京日报》2版

1994年12月13日,《北京日报》6版

1995年,北京某驾校实行计算机预约计时训练方法,既方便了学员,又提高了训练质量。图为学员在进行预约登记。白连锁/摄

▲2001年12月19日,《北京日报》5版

▲1999年10月15日,《北京日报》7版

2012年4月24日,《北京日报》7版

▲2003年8月28日,《北京日报》16版

2003年9月4日,《北京日报》16版

如今,学车是件稀松平常的事儿,可在上世纪90年代京城刚刚掀起“学车热”的那几年,光报名就要等上几个月,进了驾校后还要再学习3至6个月。那时候,往往是一个教练带七八个学员,甚至有些学员学开车先得请吃饭、送烟讨师傅欢心。

驾校首次面向社会招生

旧时,车夫是被打入“下九流”的,有句话叫作“车、船、店、脚、牙,无罪也该杀。”随着时代的进步,车夫早已不被人歧视了,新中国成立后,他们有了新名字:司机、驾驶员或者车手。

1979年,北京有了第一所面向社会招生的驾驶学校——北京汽车技校。接着,第二所、第三所……成百所驾校出现。八九百人同时应试的入学大考场出现了,一辆教练车上拥有24名学员的纪录也诞生了。截至1991年底,北京机动车保有量达到42万辆,驾驶员人数达45万余人。从上世纪80年代初至90年代初,本市驾驶员以平均每年近3万人的速度增长。(1992年2月15日《北京日报》6版,《哥们儿姐们儿学开车》)

进入上世纪90年代,京城掀起一阵“学车热”。当年香山四博连驾校负责人王鹤田介绍,仅1994年一年到这所驾校来学车考本的人就多达五六千人。其中,学车为了谋职求生的比例不足10%,绝大多数是为了在完成本职工作以外使自己多掌握一门技能。而且,70%的人是自己掏钱学车。

当时一位学车的企业经理说:“我学开车是为了工作方便,有什么事,开车就走。当然,也不排除追求体验现代人的潇洒和生活节奏。我已经40多岁了,再不学就赶不上趟了。”另一位机关干部说,自己虽然是咬着牙掏3000多元学车,但觉得很值,艺多不压身,早晚能用上。那些年,一些用人单位甚至把“有驾驶证的优先考虑”写进招工简章,促使一些在校大学生、研究生也汇入学车的人流。(1994年12月14日《北京日报》5版,《二十一世纪的足音近了——你打算学什么》)

据本报1994年1月3日3版消息《学车考本如今已成为京城一种新时尚》记载,当年北京有193所驾驶学校,仍满足不了日益增长的学车考本需求。那时候,人们学车不再仅仅是为了谋生,而是为了工作和生活更加方便,同时也把这作为自己身份和地位的一种标志。驾校学员的来源和以往大相径庭,去驾校学车的有政府官员、企业领导、公司经理,个体户、记者、社会名流也占很大比例。

学车要讨师傅欢心

“学车热”引发了“学车难”。

1994年2月18日,本报2版刊发署名为“一农民”的读者来信《如此驾校》,反映学车过程中遇到的麻烦。这位读者是一名刚毕业的青年,打算以开车为业,于是四处借款,花2800多元上驾校学车。万万没想到,要学开车,得先学会讨师傅欢心:我们学员每天得给师傅买烟沏茶,好酒好菜伺候。刚摸车十几天,八名学员每人花在师傅身上的钱就有五六十元。这还不算,学员们还得挨个到师傅家去送礼,一次少则二三百元,多则五六百元。凡上了贡的,师傅都重点培养,学习时给他们教的多,给他们的开车时间长。不送礼的,师傅就另眼看待,有错不纠正,张嘴就骂,举手就打。

那些年,“学车难”是京城议论的热门话题之一。所谓“学车难”,一是指入驾校难。驾校报上名后要等几个月,进了驾校后还得需要3至6个月的时间学习。二是难在教练行业的不正之风。一般驾校,往往是一位教练带七八个学员,一人练车,大家“陪绑”,学员的命运也往往掌握在教练手中。对于教练,学员们惹不起又离不开。于是,一些素质差的教练趁机要求学员请吃饭、送烟,甚至有的巧立名目“敲诈”学员,使学员与教练之间形成一种扭曲关系。

下载APP获取更多驾考技巧关注微信获取教练内部教学视频
下面这些文章跟这篇文章很相关:

好的文章需要您的赞赏,激发作者无限动力
★ 网友热搜
大家在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