佛山滴滴命案今日开庭!这次受害者是司机!

2018-09-14 10:59:10  

在之前轰动全国的滴滴乘客遇害案中,滴滴司机都作为施暴者的角色出现。但今日早上佛山中院审理了一桩抢劫、故意杀人案中,滴滴司机成为了受害者、死者。

这起案件在关注滴滴司机安全问题的同时,也带来了多个法律问题:究竟滴滴公司和司机之间是什么样的关系?此前滴滴公司在乐清顺风车乘客遇害案发生后,曾声明“未来平台上发生的所有刑事案件,滴滴都将参照法律规定的人身伤害赔偿标准给予3倍的补偿”,这一补偿标准又是否适用于滴滴司机身上?

敖某健家属及律师表示,他们将于近日起诉滴滴公司。

受害人亲友走出法院。

案情披露:

欠赌债抢滴滴 第四辆车才下手

李琴兵抢劫杀人前,在一家物流公司做快递员。据佛山市检察院指控,2017年6月开始,他因为网络赌博,输掉了10万元。同时,据其任职的物流公司负责人称,他还欠拖了公司1万多的货款没有结清。为此,他开始谋划抢劫滴滴车司机。

去年12月23日晚上,李琴兵从附近商店买了绳子,并从面包车上拿了封口胶,开始准备实施抢劫计划。他先后打了三辆滴滴汽车,但是由于对方身材高大,他都不敢下手。一直到了次日凌晨3时,他在南海桂城锦城东二门上了阳江人敖某健的滴滴汽车。由于熬夜开车,31岁的敖某健显得相当疲惫,同时敖某健的身材瘦小,李琴兵觉得机会来了。

李琴兵于是不断改变路线,直到来了桂城平洲林岳一处正在修路的偏僻路段时,滴滴软件显现车费已经高达112元。李琴兵叫敖某健停车,并且支付了车费。与此同时,李琴兵拿着绳子,悄悄地从后面企图勒住敖某健的脖子。敖某健猛然发现不对劲,于是马上开门下车逃跑,边跑边试图拨打110报警电话。

先后两次勒颈 再放后备厢内致死

很快地,敖某健便被李琴兵追上并摁倒在地,李琴兵用绳索绑住他的身体、用封口胶封住其嘴巴,将其拖回汽车后座。在汽车后座那里,李琴兵用拳头连击了敖某健面部数下。

从敖某健身上,李琴兵搜出了400多元人民币和100元的港币。凌晨4时左右,在李琴兵的威胁下,敖某健为自保,说出了密码,将自己手机里的1万元分两次转给了李琴兵。

然而李琴兵并没有因此而放过敖某健。李琴兵查看敖某健手机时,发现他曾经打过110电话,以为他已经报警。于是,李琴兵用绳子和双手勒住了敖某健颈部,直到其一动不动。之后,李琴兵开着敖某健的汽车逃跑,在途中他发现敖某健的手脚仍在动,他再次下车用绳子勒敖某健的脖子,认为其已经死亡后,将其放进了汽车的后备厢里。

李琴兵把车停在平洲夏南一花木市场路边停车场后,随即逃回自己的出租屋,用刚抢回来的1万元继续赌博。直到当日早上10时许,民警将其抓获归案。

其实在李琴兵第二次实施勒颈行凶后,敖某健仍尚存一丝气息。据后来警方的尸检报告显示,敖某健的死因是“机械窒息合并一氧化碳中毒”。据律师估计,在后备厢里已经奄奄一息的敖某健,还吸入了汽车尾气排出的一氧化碳,最后在双重扼杀之下,敖某健最终没能等来清晨的阳光。

不再敢深夜开滴滴,车上放防身武器

当日下午1时,敖某健的弟弟敖某博和家人一起赶到了佛山。“哥哥的头部和鼻子有很多血,但警察说这些都不是致命伤。”敖某博告诉记者,在他们赶到佛山前,犯罪嫌疑人已经被抓获归案。

谢先生说,在案发后,他们都不敢再在深夜开滴滴汽车,一般凌晨12点就会结束营运。“乘客晚上说要去一些偏僻的地方,我们一般都不会答应,车上都会放上棒子之类的防身武器。”

案件争议:

是居间还是雇佣关系?

3倍赔偿是否对司机有效?

除了对李琴兵的宣判结果,敖家更在意滴滴公司的态度。据了解,滴滴公司在案发当日已经联系了敖某健的弟弟,表示可以垫付丧葬费以及提供一些“人道主义救助”。但敖家咨询过律师认为,敖某健已经在滴滴平台注册成为该平台司机,因此滴滴公司与敖某健之间已经构成了一定的雇佣关系,滴滴公司应该对此进行人身损害赔偿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就在敖案发生以后,国内先后爆出有乘客乘坐滴滴网约车遇害的消息。一时之间,滴滴司机似乎成为了“高危”的代名词。

“哪怕最后李琴兵被判死刑,都不是我们的最大诉求。我们希望通过这一个案例,让更多人注意到其实滴滴司机也是一个弱势群体,他们的权益同样值得关注。”敖家计划尽快收集材料,向南海区法院起诉滴滴公司。

网约车宝典APP下载
下面这些文章跟这篇文章很相关:

好的文章需要您的赞赏,激发作者无限动力
★ 网友热搜
大家在看